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我觉得我的脸色一定不好看,白了又青,青了又红,红了又白。不瞒你说,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    小变态对我的反应却很满意,他哈哈大笑起来,快活地在屋里转着轮椅,眼底都是疯狂的光亮。
    此时已是夜间,他笑着,宛如恶鬼横空出世。
    “‘他残了,当不了家主’。”他咬牙切齿,无比恶毒地冷笑。
    回头,又对我说:“我爹说的。”
    夜风顺着窗户吹来,吹得我遍体生寒,我眨着眼,费力地眨着,突然眼前就被打湿了。
    我害怕着,颤抖着,也哽咽着。哭着对他说: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    “不是怎样?!”他按着轮椅的手臂爆出青筋,抬手揪住我的衣襟,把我拉到他面前,直直地望着我泪眼模糊的脸。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的!你装什么装啊!你们都这么觉得,都这么觉得!”他爆喝着,越说越不忿,笑容也越发扭曲,“你现在哭给谁看!我告诉你,姑苏季氏是脏的,季家每个人都不干净!泡水里都洗不干净的肮脏!什么百年世家,兄友弟恭,都是假的!他们一个个都烂到了骨子里!烂透了!”
    我浑身抖个不停,睁大了眼睛,盯着他这张苍白的,布满自嘲的脸。
    痛。
    好痛苦。
    可我看着他,只觉得小变态应该更痛。
    失望或者愤怒,这种情绪他已经尝过太多太多次了,我想他早就已经习惯了。
    然而他如今眼神倔强,喘着粗气,笑得癫狂,慢慢地用手盖住眼睛,我却忽然领悟了——原来比世上还有比痛苦更难以忍受的东西。
    来自最敬爱的人的弃如敝屣。
    “孟里。”
    我抬头,望进他深邃而幽冷的眼睛里。
    “他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算了?”
    我抖得更厉害,心头周遭似乎生出了许多小刺,包裹着最柔软的部分,扎进了我的最里面。
    以往小变态也是喜怒无常的,他嘴上说着打打杀杀,但真正动怒的时候并不多,这是我第一次看他这个样子。
    他才二十岁,当是好儿郎的年纪,可那双本该载满风月的眼眸里全写着沧桑。
    他的心死了。
    “问你话呢。”
    小变态走近了,用自己微凉的手指,抚摸上了我苍白的脸颊。
    他似乎是释然,又似乎是恨之入骨,“你觉得我有病吗?”
    我摇头摇得很用力。
    “我在你们眼里,到底是什么?”
    我想告诉他,你在我眼里,是少爷,是主子,是二公子,是第四门唯一的主人。
    也是我的天地。
    可我知道,无论哪个答案其实都不对,那都不是他想要的。
    一如既往,小变态问我问题从来不需要答案。他轻轻叹息,阖上眼睛。
    他没有再说话了。
    彼时,我尚且不明白世上有一句话叫做“哀莫大于心死,悲莫过于无声”,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他,也看着那张被水打湿的画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    画上是他新制的武器,一把杀伤力极强的弩,他兴致勃勃地给起了名字,叫鹰弩,准备送给宗主当生辰礼物的。
    他无非是想向自己的父亲证明,他将第四门交给他,他可以做得很好。
    哪怕身残,但他依然会是令他骄傲的儿子,不比三公子差上分毫。
    但如今,我悲哀地看着烂在水里的纸。
    这礼物大抵这辈子都不会送出去了。
    *
    说实话,因为小变态那晚的失态,我对宗主有过那么一点点怨念。
    也就一点点,真的。再多我就不敢了。
    我又在小变态的院子里待了一阵子,转眼到了盛夏时节,我也不去摘石榴花了,成天研究着怎么做把更大更轻便能扇出更强劲的风的扇子。
    原因无他,小变态怕热,而且夏天到了,他的伤口有时候会莫名其妙流脓水,身上要是不爽利,味道就有些难闻。
    说是为他,其实也是为我自己。
    然而就在我数着什么样的羽毛做起来比较好用的时候,小变态出事了。
    确切地说,是小变态的外公家,也就是殷家出事了。
    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,那天殷二爷为了找女人,趁着殷宗主不在偷跑去醉里寻欢了,女人找没找着我不知道,殷二爷的命差点去了半条倒是真的。
    江南殷家的二爷向来耽于美色,但好色好到差点死在女人床上的,从江南到上京,从颍川到洛阳,天上地下大概只此一家。
    殷二爷出了名,殷宗主的脸成了锅底,小变态肉眼可见的憔悴了。
    那几天过后,我看到他越来越认真地绘着鹰弩,时常熬到天明,眼底都熬出了红血丝。
    我跟嬷嬷商量着,要做点什么东西给他补补。
    在掀锅的时候,闵钰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,他只留了一条手臂,空荡的左手袖子打了结,瞧着怪可怜的。
    他一上来,就面无表情地冲我说: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    我差点呵呵了。
    小变态问我他是不是有病,你问我我是不是有病。
    我看你们都有病。
    闵钰的脸色很不好,他瞥了锅子一眼,说:“你别想些有的没的,季家将来轮不到他做家主,你对他再好也熬不出头。”
    我一愣,心里很不是滋味,闵钰这人说话嘴欠惯了,但这次我听着就格外不顺耳。
    我跟他说:“你也是下人,居然敢在背地里妄议主子?”
    闵钰冷着脸,突然嘴角扯出一个极其怪异的笑容。
    “他很快就不是了。”
    我拎着大汤勺,问他:“你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但他答非所问,“殷二爷死了。”
    我又一愣。
    殷二爷死了。
    殷二爷是小变态的外公,除了殷大夫人,数他最疼小变态了。
    完了,小变态一定很伤心。
    闵钰说:“他之前请季门主去杀凶手,三公子拦着,季门主不愿意伤他,就作罢了。”
    我问他:“凶手是谁?”
    闵钰竟然认真想了想,“一个女人。”
    停了好一会儿,又补充道:“漂亮的女人。”
    能让闵钰这块木头说出漂亮两个字,那得是多漂亮啊。
    完了完了完了。
    绕来绕去,殷二爷还是死在了女人身上。
    但这和小变态不当主子有什么关系啊?
    闵钰大抵看出我的困惑,很贴心地为我答疑解惑:“那女人还杀了殷大夫人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我足足呆滞了快一柱香,才勉强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。
    全天下最疼小变态的两个人都去了。
    我大概也就半个月多没接近小变态,因为他此前一直在制作鹰弩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,连吃饭上药都是放门口,除了那些黑衣服打手,谁也进不去。
    就半个月多,他的世界竟已天翻地覆。
    但更天翻地覆的还在后面。
    闵钰说:“二公子已经为他们报仇了,凶手被他用鹰弩击杀,跌落万丈悬崖,必死无疑。”
    我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总感觉他的话还没说完。
    果然,他薄唇轻启,慢慢地说道:“三公子也差点跟着去了。”
    我大惊,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闵钰:“三公子和那漂亮女人是一对。”
    我的苍……
    “那漂亮女人可能是宗主的女儿。”
    ……天老爷呀!
    我真是佩服极了闵钰讲故事的能力,重点抓得也太准了,看似什么都说了,却又留给人无限遐想的余地,堪称雾里看花一把好手。
    但我不记得夫人和宗主还生了个女儿呀。
    闵钰此时的贴心超乎想象,他说:“她应该是宗主和别的女人的私生女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宗主大怒,已经把二公子关到了地牢,夫人受了大刺激,刚刚送回殷家了。”
    我丢下汤勺,大步往外面走去,在经过闵钰身边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。
    “你要去干什么?”
    我张嘴,“我要去……”
    但接下来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里。
    是啊,我要去干嘛呢,我能去干嘛呢?我只是个小丫鬟罢了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
    闵钰别过头,他站在我面前,身影这么高大,半张脸掩盖在袅袅白烟后,看不真切。
    他说:“别去了,孟里,第四门没有了,二公子也没有了。”
    我的嘴唇动了动,可真的不知道说点什么。
    闵钰的面色这样沉冷,嬷嬷也早不知道去哪儿了,他望着我,慢慢地把话说完:“孟里,我要走了,以后也不回来了。”
    我怔怔地点点头,许是被冲击地太强烈了,对离别的感触都没那么深。
    闵钰抬起眼睛,神情不太好,他的脸上没有太多血色,即便背后是暖阳万丈,也显得愈发苍凉落寞。
    他说:“我以前很羡慕他,有个你对他这么好,从没人这样对我过,所以我那时很想你也对我这么好,可后来……”
    他顿住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 阳光照进来,他逆着光亮,面容看不清楚,只听见嗓音沙哑,哑得不成调子。
    后来什么呢?
    我没问,也不太想问。
    万般道不尽,化作黄金色,我读书不多,但有句话觉得深以为然,便是切莫深究,因为有很多东西是深究不起的。
    闵钰最后看了我一眼,那张不苟言笑的面庞是如此熟悉,眼里似乎有着渴望,也有着恍惚的无措。
    他指了指自己的断臂,对我说:“我这条手臂,就是他砍的,阿昌也是他杀的。他杀了很多人,孟里,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好,你趁早死心吧,像他那样的人谁也救不了。”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    我昏昏沉沉的,嗫嚅着,无法应答。
    闵钰朝我笑了笑,终是转身离去,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阳光下,一路都不曾回头。
    偌大的厨房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    我茫然地站着,外头阳光那么好,好得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,可我知道闵钰不会骗我。
    我忽然有点难过——一瞬间想到了小变态,竟觉得他可怜又可悲。
    补品还在锅里,咕咚咕咚往外冒泡,要吃他的人却已经被丢进了地牢,死生不明。
    我扭头看了锅里一眼,刹那间湿润的感觉从眼眶流出。
    我想到了很久之前的那个月夜,在大公子的墓碑前,他摸着那上头的字,在最后一个字上停留,对我说:“我好像是全天下最多余的那一个……如果我死了,你一定要为我哭。”
    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现在我懂了。
    他摸着墓碑的最后一个字,因为他和大公子的名字只差了一个字。
    他那时在想的,或许便是自己的墓碑长得什么样。
    地牢……
    他还活着吗?
    我不知道。
    我只知道,当年我跪在他脚边发了誓,他活着一日,我便忠于他一日,只要没见到他的尸体,这誓言便永生有效。
    我永远忠于他,直到死亡来临。
    *
    再次和小变态有接触,大概是在一年半以后了。
    其实在这之前我是得知了他从地牢里出来的消息的,那是在他被关了快一年以后,他推着轮椅进来的那一刻,说真的我以为自己在做梦。
    可他变了,变了好多好多。
    最直观的变化,是不再同我亲近。以前他心情好了还会教我写字,但现在连抬头看我一眼也不愿意了。
    只在最开始的那天,第五门的戚门主推他进来,他坐在轮椅上,往空荡荡的院子扫了一眼,目光在石榴花上掠过,似笑非笑地说:“怎么,不认识我了?”
    他的右手软软垂着,只有左手不时有些小动作,一年不见又瘦了一大圈,脸上都快脱相了。
    可他活着,他还好好活着。尽管变得更加阴沉,更加无常。
    我差点跪下来感谢上苍。
    小变态不再理我了,他筹谋着做更大更重要的事,我自是不清楚他要做些什么,每天只负责继续做好我的丫鬟,给他端茶送水。
    直到又过了段日子,我才知道他要做的事情是什么。
    那天我正在屋外折石榴花,就听到外头喧嚣一片,熙熙攘攘的全是吵闹声,还伴随着武器相撞的声音,刺耳又烦人。
    我正纳闷,还在纠结要不要出去看看,外头的声音却停了下来。
    过了会儿,只听得风声作响。
    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犹疑了一下,回屋里抱出了门栓,紧紧搂在怀里,踟蹰着出了门。
    门外的情形着实震撼到了我。
    “二公子!?”
    那人躺在血泊里,轮椅重重地压在他身上,他的眼睛睁着,无神地望着前方,一动不动。
    头发也是散乱的,身上满满都是血,衣衫被割破了好几个口子,脸上也全是血。
    在他不远处,是夫人凉透了的尸体。
    再远一点点,是宗主捂着心口蜷缩抽搐着。
    周遭几十上百个黑衣打手,都跟被下了迷药一样,横七竖八地躺着,乍一看去场面十分惊悚。
    我丢了门栓,想也不想就冲到小变态身边,使出吃奶的劲儿把轮椅扶起来,再吭哧吭哧地把他弄到轮椅上后,气都喘不匀了。
    他脸色很白,直直地看着夫人的尸体,我想着夫人或许还有救,赶忙上前无去探了探鼻息——凉透了。
    我又回到他身边,他的眼神此刻看起来空洞而茫然,我靠得更近了些,他终于注意到了我,几乎是涣散地,轻声地喊我:“孟里……”
    我连忙上前,半蹲下身子,说:“公子,是我。”
    他笑了,他竟然笑了。抬起血迹斑斑的手,轻轻抚上了我的额头。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    我哑然,心腔里的东西猛地巨疼,似乎有什么裂开了,流出来。
    “死光了……”他转头,僵硬地看着周遭,细细颤抖着,左手按在我的肩头,“你为什么还在这里?”
    金色的光芒洒落大地,他像是彻底被抽干了灵魂,左手扶着把手,咬着牙想站起来——他当然不能得偿所愿,对一个只有左手有用的人来讲,根本做不到。
    他踉跄着跌回去,我赶紧上前扶他,却被他哆嗦着一把打开。
    他笑着,笑着笑着又哭起来,在轮椅里挣扎蠕动。
    一声声的哭泣,像从血肉里剜出了心脏。
    金光吞噬乌云,他像困兽一样哀鸣,他其实做到了,我的主子,我的公子,他做到了他最想要的——毁掉季家。
    可代价好大,大到我都替他觉得承受不起。
    天下间那么多的苦难,两辈子的冤孽,所有人都有相报的目标,唯独他没有。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哭,回复到生命最原始的样子,哇哇啼哭。
    也是在某个孤寂的夜里,他提笔写下“孟里”两个字,折了枝火红的石榴花别在我发间,教我念诗,念“梦里春归去,榴花晚欲然”,那时候我们都还很好,人间的苦难尚未发生,他不欠任何人,坦坦荡荡,干干净净。
    那朵石榴花,藏着我不敢说的心事。
    其实那些事我都知道,他瞒不住,也不想瞒。
    他杀了好多人,害了好多人,无论是阿昌、闵钰还是谢门主,他从未有过心软。
    我有时会想为什么,有时又不会去想,想得次数多了,全都化成一句话。是他坐在院落里,望着满院的火红,眼神悲切。
    他说:“是命选择了我,不是我选择了命。”
    为什么呢,能有为什么。因为他生来带着罪孽,因为他不被任何人喜欢,因为他天生残疾缺少双腿。最爱他的亲人死于非命,所以他也要去掠夺别人的亲情,别人的温暖。
    他罪大恶极,他死不足惜。
    这些我都知道。可那又怎样?
    他最初,也并不想要变成这样。
    命运就是这样,总能教人面目全非。
    我倚靠在他的轮椅边,望着风光无限的季家变成如今这副模样,他把积在心头十余年的恨一次还了回去,这样扭曲又这样快意。
    金光渺渺,一出陈旧的戏码终于要谢幕,微风吹来,我似乎听到轻声吟唱,唱罪孽,唱救赎,唱过往,唱新生。
    风吹过,榴花欲然。
    ——
    其实这个番外本身不是这个结局,但突然感觉这样也挺好。
    你们觉得呢?
    (_喜歡本書就上Ν2QQ點℃哦M閲讀更多書籍灬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